紫微天府星在寅申宫

紫微天府星在寅申宫坐命  

[紫府天府]在寅申同度,对宫为七杀,三合宫会武曲独坐,及[廉贞天相]。

要推断[紫微天府]这组星曜的物性,须注意其为主动,抑或被动。属于主动性质的[紫微天府]则攻守咸宜,若带被动色彩,则反易进退失据。

以[紫微天府]本身来说,其实已经是带矛盾性质的量系。紫微擅开创,天府擅守成,二曜同度,若性质平衡则自然可攻可守,但若带一偏之性,偏于紫微则嫌受天府的拖累,却进而不敢进,偏于天府则嫌受紫微的影响,却退而不肯退,这吋就反而事事陷于被动,只能用全力来应付客观环境。

[三方四正]所会的七杀以及独坐的武曲,都带偏向于紫微的性质,处处争取主动,尤其是当武曲化科之时,易跟天府配合,则虽主动而不致使紫、府二曜矛盾太深,只要[廉贞天相]一系星曜,不受火星或铃星侵扰,则基本上可以算是[紫府]的性质平衡,宜攻宜守。

若武曲独坐化为权星,令紫微的主动色彩增加,虽然[紫府]星系未必就失去平衡,可是人生的波折始终比武曲化科时为大。无论男女,于三十前后多数要经过一次挫折,其为感情挫折,抑或物质挫折,须详大运之实际星曜组合而定其具体性质。

如果武曲化禄,性质与天府同气,但亦利于紫微的开创,所以基本上属于攻守咸宜。只是必须有禄存同时会入[紫府]的宫度,然后才能化解武曲的孤克之气。所以若无禄存,则其人童年较为艰苦。

[廉贞天相]星系,其性质基本偏向于天府。当[刑忌夹印]之时,则加强了天府的保守性,于中年以后,事业已有基础,则不宜于此时始思更变,否则易引起挫败,或者于中年后忽生感情困扰,不利夫妻。

[廉贞天相]成[财荫夹印]的格局时,守成力量更重,同时感情变为用财富来衡量。当[紫府]更为煞曜困挠之时,若不安分守己,则感情物质都有受挫折的可能。尤其是童年生活太优越的人,挫折愈大。

[紫微天府]守六亲宫垣,均易带有缺憾。如两重父母、两次婚姻之类,若守交友宫,亦有时时更换朋友的意味。这是因为紫微与天府的性质不易绝对平衡,一失平衡,且稍见煞刑诸曜,即易变成性质不良一一其具体情形,可参阅初级讲义。

天机独守的宫垣,当[紫府]经行之时,并不主实际变动,而是主思想的变化。若[紫府]性质不平衡的人经行此宫,天机的性质又加强不平衡的色彩,则容易变成根深蒂固,可能影响后运。例如女命原局的[紫府]会廉贞化忌,天府因此受到影响,容易稍受挫折即冷退。当经行天机独守的宫垣时,便很容易拣短暂或看来为顺遂的路走,即使有改变现实的念头,亦缺乏实际改变的勇气,十年之后行毕此运限,至下一运限时,便再无事业雄心。一一有时见到这些女命,大运禄、权、科会,而本身却是家庭主妇,即是由于诸如此类的缘故。

又如男命原局[紫府]有羊陀照射,特别是当孤忌的武曲与陀罗同度;或不喜刺激的[廉相]与擎羊同度之时,则当行至天机独守的宫垣时,常易畏艰难而选错了人生的路向。

天机若于运限流年化禄,则宜主动的[紫府];若化科明反宜被动的[紫府]。因为见禄利于争取,见科则宜于保持声誉。

破军化禄化权,都对主动的[紫府]有利,但不宜理想太高,一有佳遇以为即从此好运频来,否则必因理想高而又遭挫折。

若破军有羊陀会照,则反宜于被动的[紫府],可以徐图缓进,慢慢扭转劣势。又易受人影响,急于改变则失败。因此经行此宫限时,要慎于选择合作创业的伙伴。

太阳入庙,宜主动的[紫府],落陷则宜被动。但主动者亦主名大于利,或藉一己的名声以博取财禄。若太阳化忌,更宜慎于投资。喜太阳化为权、禄,则无论何种性质的[紫府]都为顺遂的运限流年。

武曲独守的宫垣,一般利主动的[紫府]。唯原局武曲化忌,紫微必同时化权,则[紫府]的主动力太强,此种结构,利男不利女,女命增加孤克,而且嫌太主动。男命则于经行武曲化忌的宫垣时,不作力不从心的改变,即仍可持盈保泰。

天同独守的宫垣,对[紫府]来说,属于中性。无论主动被动,均宜见禄、权、科吉化,则动静皆宜。若见刑忌诸曜,尤其是巨门化忌来会天同,则[紫府]易无事找事,自生困扰。于流年遇此,则为感情变化之年,见桃花诸曜尤其。倘煞刑曜重重,则因感情变化而影响财帛事业。倘更见文曲化忌来会,则为严重的桃花劫。

七杀独守的宫垣,不一定生变化,必须见禄马交会,始主有非变不可的客观环境。所以被动的[紫府],必须七杀禄马同会。然后才主变动。变动的好坏,详运限流年的星曜会合而定。最喜会破军化权,则自然能处处争取主动,介时即为具开创性的年份。

[紫府]一般不喜经行天梁躔度的宫限,因为天梁不带领导性质。若运限逢此尚无大碍,仅主退居幕后,而其时已为[紫府]的老运。倘流年经行天梁的宫度,有煞忌来会,主明升暗降。但当太阳入庙,且见吉化之时,却利竞争。

[廉贞天相]不宜刑忌夹,主动被动的[紫府]都有停滞、受制的遭遇。若[财荫]夹,则仅宜退居副手的地位,即使实际上担任领导工作,亦不宜居领导之名。见廉贞化禄,尤须注意不可出锋头。

巨门独坐的运限,只要不化忌,又有入庙的太阳照会,则利任何性质的[紫府]。若禄权科会,更会受异族提拔,或利于合作之年。女命要防受感情困扰,男命,若福德宫见桃花,则易移情别恋。

贪狼独坐的宫垣,若化为忌星,最利主动的[紫府]经行,此时变成追求理想的运程。若被动的[紫府]则反易失机。

若运限流年见贪狼火星、化禄,被动的[紫府]反易丧志,一旦交入好运,即不图进取,终致失取。

入庙的太阴宜[紫府],落陷则不宜,利被动的[紫府],主动稍次。唯若太阴化忌,则[紫府]经行至此运限流年,易因得意忘形,妄作投资而致失败。必太阴化禄,然后才可大展鸿图。

现在且举一个[紫府]坐夫妻宫的例子。

命宫贪狼,夫妻宫[紫府]在申宫同度,己年生人,贪狼化权与武曲化禄相对。[紫府]得会武曲之禄而无禄存调和,带孤克之性。命宫的星则显积极。

行丁丑大运,夫妻宫巨门化忌独坐。而丙寅年,夫妻宫[廉贞天相]化忌,羊陀并照,又见铃星,丈夫于是年患肝病甚重。

女命坐紫府

女命坐紫府之人,主孤剋。在感情的对待上也就容易有「心悦君兮君不知」的喟叹,因此晚婚的比例较高。若受到辅星影响而早婚者,婚後的感情也容易因此波动,反不为美。

女命紫府寅申在夫宫,仍须见吉,始能夫荣子贵之命。喜自招媒聘,自由恋爱,不喜接受父母安排。常心灵空虚喜人安慰,故易招惹桃花。若见煞主早婚不利,会桃花,淫巧多配。

性格分析

紫微星为北斗帝座,天府星为南斗君王,二者皆为至尊的帝王星,双帝王星同坐,紫微为北斗主星,性宜开创,天府为南斗主星性利保守,其势过旺,能加以辅佐的星曜有限,反以孤论,因而使幼年时身体有灾伤,或与父母缘薄,或家庭有缺陷。

为人宽厚温良,聪明有才智,有远大的志向,处事谨慎保守,具有领导能力,遇到竞争时,常在一番内心挣扎后,体悟到礼让和尊重,而秉持合作的关系,六亲缘薄,常感精神苦闷和空虚,有周期性孤独感。

紫微星为北斗主星,属开创,天府星为南斗主星,属守成。两星皆为主星,一刚一柔,力量强甚太旺,但本质却相反,两气相激,互相牵制,刚柔不济,难以尽情发挥。其人常进退失据,需调和。帝星在潜意识中会产生超乎常人的优越感,把成败得失看得很重。偏偏紫府二星其五行属性都属土,土性沉静,因此会多思多虑。犹豫再叁不知如何著手,很明显的要衝出去了,却总是在起跑点折回,也就是陷入古赋所言:「刚柔不济而进退失据,属伪格」。

紫府为南北斗主星,这两颗重量级主星汇集於同一宫,因而产生力量的倾斜,造成生命的历程以自己为主,容易权力慾望过重而显得好掌权。命主会产生超乎常人的优越感,自视自许都甚高,易流於孤芳自赏。也因为与他人的落差太大,难免会有孤独感,甚至会感到高处不胜寒。

紫府在寅申对宫有七杀,叁合廉相,武曲,财势正曜之星会聚。人生重点以财势为主,一生物质丰饶,衣食无缺。但其他部分必有缺失,如亲情有亏,精神虚空孤寂,或有其他。小时候可能比较辛苦,多属晚发。

紫府坐命,为人谨慎保守,稳重老成。性格孤独,不擅交际,生活圈子小。精明幹练,颇善於精打细算,趋向吝啬小气。其性格较自私,重视自己个人的物质享受及享福。物质生活上,可以十分富足,但精神生活苦闷空虚。

星曜结构

紫微星在寅、申二宫旺势守命,必有天府星(寅宫为入庙,申宫为地势)同坐。此时,对宫(迁移宫)有入庙七杀星对照,财帛宫有入庙武曲星,官禄宫有入庙天相星、平势廉贞星,彼此三合会照。由于武曲星为正财星,刚强,果断,孤独;天相星行事稳重,处事公正,任劳任怨,忠心耿耿;七杀星理智独立,有威权,变动性大;廉贞星多变化,具桃花性质。

紫府在寅申,甲年生人禄存在寅宫,为同宫或对宫来照,廉贞化禄在午宫,事业上颇有发展。武曲化科在戌财帛,钱财也很平顺。破军化权在夫妻宫照官禄宫,官禄位为叁奇嘉会,在见六吉来会,富贵声名。〔紫府朝垣活禄逢,终身福厚至叁公〕。福禄终身,但也须(百官朝供)始是,可降低孤独之性。否则仍主孤,女命妇夺夫权。此时不宜再见空劫,否则虚禄。若再见煞,均主奸滑。

丁年生人化禄权入父疾线,天生有光明,遗传基因不错。科入兄弟宫,表事业成就可达自己理想的境地。己年生人禄存入官禄宫,武曲化禄在财帛,贪狼化权在福德,富大於贵。

紫府一为北斗主星,一为南斗主星,力量强甚太旺,反不美。且一刚一柔,两气相激,若无辅弼等六吉会,是为孤君,高处不胜寒,则陷入孤高心傲。所以紫府的组合十分喜欢辅弼星,辅弼在叁方四正、或夹,为(辅弼拱主格),能让紫府的人作为有力,福禄双全,甚至於是声名远播。若无辅弼则失之孤僻。

紫府在寅申,最忌与陀罗或是火铃同宫,为破局(擎羊不会出现在寅申二宫),因为此叁煞会破坏原本厚重温良的性格。其人虽仍能有所成就,但为人会偏向以奸诈狡猾,有贪得之心。利害关头会变节,所做所为将会更为自私,再遇空劫忌,六亲无缘。

紫府在寅申与禄存同宫,主其人有机会能成为富商巨贾,相当适合往财经路线发展。但因为叁者星性皆属土过重,往往运作起来相当缓慢,运程也会较迟才发,故而需要天马同宫形成(禄马交腾),才能有动力带动此一格局的运势提早上扬。此格局之人,会因为禄存的特性,而显得防卫心重,甚至有小气吝啬的情形产生。同时禄存立命,则羊陀也会夹命,主孤,为人孤独。

紫府坐命於申宫,很有可能出生在名门或富裕家庭。因太阳、太阴二星日月并明,落入六亲宫位,代表能给予命主实质上的帮助。父母所能给予的教育环境,优於紫府在寅宫之人。若会左右或昌曲相夹,往往出身书香门第或贵族世家。能往公职方面发展,官阶不低,加会禄存,走财经路线很有成就。如有煞冲,较懒,但成绩也不坏。

紫府在寅申,若遇空劫二星,是象征天(紫微)、地(天府)间空旷无人的荒漠,主人孤立无依,倘若又运势不佳,难免高不成低不就,会造成怀才不遇、性格孤僻的情形。最终其人生的期望往往难以兑现,华而不实,徒具虚名而已。

紫府坐命的人,迁移宫必有七杀,外表忙碌得很,一生都在面子与身段的虚幻间做奴隶,少有能悠閒过日。掌威权的背後是无数的努力与纷扰和鬥争。如果能力不足以向人誇耀时,身边的亲人也跟著吃苦受罪。(紫府坐命者多有严重的好面子重排场)

紫府主孤论,入六亲宫位,易带有缺憾。入夫妻宫,早婚有变,易二次婚姻。守父母宫,两重父母。入子女宫,孤子单传。

紫微天府的事业

天相、廉贞星入官禄宫,对事业很专注,工作有效率,适合公职或民营大企业等行政机构,以为人服务为宜,多能将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,有表现而掌权威。女命则宜家庭主妇,且需注意修身养性。

紫微天府的财富

武曲星入财帛宫,钱财不匮乏,多出生于富豪之家,掌有权势,宜财政、金融、工商界。

紫微天府坐寅申(中州派)

[紫府天府]在寅申同度,对宫为七杀,三合宫会武曲独坐,及[廉贞天相]。

要推断[紫微天府]这组星曜的物性,须注意其为主动,抑或被动。属于主动性质的[紫微天府]则攻守咸宜,若带被动色彩,则反易进退失据。

以[紫微天府]本身来说,其实已经是带矛盾性质的量系。紫微擅开创.天府擅守成,二曜同系,若性质平衡则自然可攻可守,但若带一偏之性,偏于紫微则嫌受天府的拖累,却进而不敢进,偏于天府则嫌受紫微的影响,却退而不肯退,这时就反而事事陷于被动,只能用全力来应付客观环境。

[三方四正]所会的七杀以及独坐的武曲,都带偏向于紫微的性质,处处争取主动,尤其是当武曲化科之时,易跟天府配合,则虽主动而不致使紫、府二曜矛盾太深,只要[廉贞天相]一系星曜,不受火星或铃星侵扰,则基本上可以算是[紫府]的性质平衡,宜攻宜守。

若武曲独坐化为权星,令紫微的主动色彩增加,虽然[紫府]星系未必就失去平衡,可是人生的波折始终比武曲化科时为大。无论男女,于三十前后多数要经过一次挫折,其为感情挫折,抑或物质挫折,须详大运之实际星曜组合而定其具体性质。

如果武曲化禄,性质与天府同气,但亦利于紫微的开创,所以基本上属于攻守咸宜。只是必须有禄存同时会入[紫府]的宫度,然后才能化解武曲的孤克之气。所以若无禄存,则其人童年较为艰苦。

[廉贞天相]星系,其性质基本偏向于天府。当[刑忌夹印]之时,则加强了天府的保守性,于中年以后,事业已有基础,则不宜于此时始思更变,否则易引起挫败或则于中年后忽生感情困扰,不利夫妻。

[廉贞天相]成[财荫夹印]的格局时,守成力量更重,同时感情变为用财富来衡量。当[紫府]更为煞曜困扰之时,若不安份守命,则感情物质都有受挫折的可能。尤其是童年生活太优越的人,挫折愈大。

[紫微天府]守六亲宫垣,均易带有缺憾。如两重父母、两次婚姻之类,若守交友宫,亦有时时更换朋友的意味。这是因为紫微与天府的性质不易绝对平衡,一失平衡,且稍见煞刑诸曜,即易变成性质不良──其具体情形,可参阅初级讲义。

天机独守的宫垣,当[紫府]经行之时,并不主实际变动,而是主思想的变化。若[紫府]性质不平衡的人经行此宫,天机的性质又加强不平衡的色彩,则容易变成根深蒂固,可能影响后运。例如女命原局的[紫府]会廉贞化忌,天府因此受到影响,容易稍受挫折即冷退。当经行天机独守的宫垣时,便很容易拣短暂或看来为顺遂的路走,即使有改变现实的念头,亦缺乏实际改变的勇气,十年之后行毕此运限,至下一运限时,便再无事业雄心。──有时见到这些女命,大运禄、权、科会,而本身却是家庭主妇,即是由于诸如此类的缘故。

又如男命原局[紫府]有羊陀照射,特别是当孤忌的武曲与陀罗同度;或不喜刺激的[廉相]与擎羊同度之时,则当行至天机独守的宫垣时,常易畏艰难而选错了人生的路向。

天机若于运限流年化禄,则宜主动的[紫府];若化科明反宜被动的[紫府]。因为见禄利于争取,见科则宜于保持令誉。

破军化禄化权,都对主动的[紫府]有利,但不宜理想太高,一有佳遇以为即从此好运频来,否则必因理想高而又遭挫折。

若破军有羊陀会照,则反宜于被动的[紫府],可以徐图缓进,慢慢扭转劣势。受人影响,急于改变则失败。因此经行此宫限时,要慎于选择合作创业的伙伴。

太阳入庙,宜主动的[紫府];落陷则宜被动。盖主动者亦主名大于利,或借一已的名声以博取财禄。若太阳化忌,更宜慎于投资。喜太阳化为权、禄,则进化论何种性质的[紫府]都为顺遂的运限流年。

武曲独守的宫垣,一般利主动的[紫府]。唯原局武曲化忌,紫微必同时化权,则[紫府]的主动力太强,此种结构,利男不利女,女命增加孤克,而且嫌太主动。男命则于经行武曲化忌的宫垣时,不作力不从心的改变,即仍可持盈保泰。

天同独守的宫垣,对[紫府]来说,属于中性。无论主动被动,均宜见禄、权、科吉化,则动静或宜。若见刑忌诸曜,尤其是巨门化忌来会天同,则[紫府]易无事找事,自生困扰。于流年遇此,则为感情变化之年,见桃花诸曜尤其。倘煞刑曜重重,则因感情变影响财帛事业。倘更见文曲化忌来会,则为严重的桃花劫。

七杀独守的宫垣,不一定生变化,必须见禄马交会,始主有非变不可的客观环境。所以被动的[紫府],必须七杀禄马同会。然后才主变动。变动的好坏,详运限流年的星曜会合而定。最喜会破军化权,则自然能处争取主动,届时即为具开创性的年份。

[紫府]一般不喜经行天梁躔度的宫限,因为天梁不带倾导性质。若运限逢此尚无大碍,仅主退居幕后,而其时已为[紫府]的老运。倘流年经行天梁的宫度,有煞忌来会,主明升暗降。

但当太阳入庙,且见吉化之时,却利竞争,又非冷退的征兆了。

[廉贞天相]不宜刑忌来,主动被动的[紫府]都有停滞、受制的遭遇。若[财荫]夹,则仅宜退居副手的地位,即使实际上担任领导工作,亦不宜居领导之名。

见廉贞化禄,尤须注意不可出锋头。

巨门独坐的运限,只要不化忌,又有人庙的太阳的照会。则利任何性质的[紫府]。若禄权科会,更会受于异族提拔、或利与异族合作之年。女命则防受感情困扰。男命,若福德宫见桃花,则易移情别恋。

贪狼独坐的宫垣,若化为忌星,最利主动的[紫府]经行,此时变成追求理想的运程。若被动的[紫府]则反易失机。

若运限流年见贪狼火星;化禄,被动的[紫府]反易丧志,一旦交入好运,即不图进取,终致失取。

入庙的太阴宜[紫府],落陷则不宜。利被动的[紫府],主动稍次。唯若太阴化忌,则[紫府]经行至此运限流年,易因得意忘形,妄事投资而致失败。必太阴化为禄、权,然后才可大展鸿图。

现在且举一个[紫府]坐夫妻宫的例子。

命宫贪狼,夫妻宫[紫府]在申宫同度,已年生人,贪狼化权与武曲化禄相对。[紫府]得会武曲之禄而无禄存调和,带孤克之性。命宫的星则性质积极。

行丁丑大运,夫妻宫巨门化忌独坐。而丙寅年,夫妻宫[廉贞天相]化忌,羊陀并照,又见铃星,丈夫于是年患肝病甚重。

 

这里是紫微学院。欢迎加入紫微斗数交流 1 群:494153873(已满);2群:770858942(推荐)。